养老机构现状 民办养老机构发展现状

2019-04-15

在我国,民办养老机构无证经营的情况普遍存在。河南省卢氏县东明镇石龙村“幸福之家养老公寓”不久前因室内火情致2位老人死亡,卢氏县政府称该“养老公寓”无《养老机构设立许可证》等手续,属非法经营。卢氏县另外2家和河南省灵宝市17家民办养老机构也均存在同样的问题。

养老机构现状 民办养老机构发展现状
养老机构现状 民办养老机构发展现状

“十三五规划”确定的养老目标是“城市日间照料社区全覆盖,农村覆盖率超过50%,每千名老人拥有养老床位35张到45张”,即到2020年我国养老床位数量应在800万张以上,目前国内每千名老人拥有养老床位约26张,城市日间照料社区覆盖率70%,农村覆盖率为37%,整体床位缺口高于200万张。

养老机构现状 民办养老机构发展现状
养老机构现状 民办养老机构发展现状

养老床位缺口之大恰恰成为很多现实问题的原因,之所以无证经营的现象在民办养老机构中并不鲜见,原因也在于很多地方民政部门给民办养老机构进行核名之前不需前置审批,养老机构已经开办起来了想要办齐证件,必须要有消防、环保和餐饮的审批通过意见,一旦消防等不达标,就形成了养老机构无证经营的局面,而一旦取缔这些养老机构,已经入院的老人又涉及到转移、安置,无处接收的难题。于是陷入两难。

养老机构现状 民办养老机构发展现状
养老机构现状 民办养老机构发展现状

位于安徽省六安市安丰南路的银河老年公寓,是六安市目前规模最大的民办养老院,也是一家证件齐全的民办养老院。由于住院的人存在着特殊性,老人们离开家庭来到养老院,从硬件设施到人为管理方面,一定要创造安全的环境。

养老机构现状 民办养老机构发展现状

院长徐晓红说,“开办一个养老院也是需要逐项过关,首先要有规划部门的审批,看看建筑主体是否合理,还要卫生部门卫生检疫方面的许可。最难过的一关就是消防关,消防部门要求他们在规划上将向工会租赁的房子改成养老用房,这其中就涉及到与政府的协商,如果房子不是政府的会更麻烦。”

徐晓红同时分析,“网上爆出的各种民办养老院发生火灾酿成悲剧的事情,首先是房屋不合格,很多出事的民办养老院的房屋都是板房,一旦发生火灾,老人本身的呼吸道就不畅通,一旦吸入有毒有害气体一定出事情,当然还有人为的管理不到位。”

来到河北省邢台市康颐养老康复中心,这里的护理部部长樊青叶告诉记者,目前这里住着100多位老人,而护理人员却只有20位。照当前情况,应该至少再招聘5名护工才能满足需求,但是招到人留不住人却是养老院面临的最大问题:“有的(护工)接受不了老人的吃喝拉撒、有的感觉这个工作太累,这个工作也需要责任心,感觉责任心太强,所以说做不了多长时间就离岗了。”

除此之外,资金问题也制约着养老院的发展。该养老院自成立以来成本一直没有收回来,现在还在亏损运营。樊青叶说,养老院收入来源,主要依靠收取入住费及护理费。根据老人护理需求,每月收取100元到2000元不等的入住护理费。收取的这些费用,除了要支付房租、每年2万多元的广告费、解决老人及员工的吃住问题等,就是支付员工的工资了,常常是入不敷出。

由于康颐养老康复中心是一家集康复与养老为一体的医护型养老院,很多入住老人都患有不同程度的疾病,需要药物、康复器材等来帮助老人康复,康复器材缺乏也是制约养老院发展的一个因素。

晚晴养老是郑州市规模较大的民办养老机构,从1998年单纯的机构养老,到如今已经发展成集社区托老、日间照料等多位于一体的养老综合体。机构董事长曹红玲说,有需求的市场也存在发展瓶颈,其中一个拦路虎就是融资难:“养老这一块你去银行贷款,养老院不可能有资产去抵押。另外,要去银行贷款,人家要看你的报表,你盈利的状况,但是各个养老院能达到平衡都不容易了,更何况要盈利,所以融资特别困难。”

按照“十三五规划”确定的目标,城市日间照料要达到社区全覆盖,农村覆盖率超过50%,这个政策让曹红玲兴奋不已,不过,她最希望的还是好的政策能够真正得到落实:“听说有政策规定,新建的社区要按百分之一还是千分之一建托老站用房,所以希望政策一定要落实。”

日前,有媒体报道称,南京养老机构“一床难求”已成过往,南京主城与郊区的养老院存在“冷热不均”的现象,一边是床位难求,一边是床位闲置,如何让主城郊区养老机构“互通有无”值得思考。

礼拜寺巷老年公寓院长许玉梅告诉记者,该公寓自从2009年成立以来,130张床位一直供不应求,登记排队是正常程序,而排队多久能入住则没人能打“保票”。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郊县的一些养老机构床位闲置。据了解,目前床位的闲置率在20%-30%左右,这在郊县养老院中已经算不错了。

据了解,南京目前有近300家养老院,其中地处郊区的占了三分之一。环境好、空间大是郊区养老院的优势,但交通、医疗等条件的先天不足,部分养老机构存在服务意识的短板,使得南京养老机构存在结构性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