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山打根地图 下南洋 走一回婆罗洲的山打根

2019-09-04

山打根(Sandakan),位于马来西亚沙巴州境内,原是婆罗洲州府(沙巴州前身)。上个世纪前大半时期是山打根经济、贸易繁荣的鼎盛时期。坐享马来半岛,倚仗苏禄海,占据天时地利的海湾水运,加上半岛外突兀的优势位置,设立港口,停泊船只,成为安全的避风海湾,成就仙那港成为马来半岛上最忙碌的港口之一(另外就是马六甲海峡)。

马来西亚山打根地图 下南洋 走一回婆罗洲的山打根
马来西亚山打根地图 下南洋 走一回婆罗洲的山打根

大量驳船装卸往来的货运,大批商人聚集之地。山打根原本就出产木材,棕油,橡胶,这在原材料上世纪可是需求量极大的热门货,商业兴盛,会集于此。

如不是看了日本电影《望乡》,根本无从知晓山打根地名,也许是看了电影之后,从80年代后一直记住了山打根。或许与日本一衣带水的缘故,早年我们都是称呼马来西亚为南洋的,回来的人称作南洋回来的。当时华人为了讨生活下南洋,尤其以做苦工的居多。

马来西亚山打根地图 下南洋 走一回婆罗洲的山打根
马来西亚山打根地图 下南洋 走一回婆罗洲的山打根

生意兴隆之时,必有三教九流汇集,少不了娼妓职业。日本女作家山崎朋子一生致力于研究亚洲妇女儿童历史,突破没人研究的对于社会最低层妇女的历史,触碰历史遗留的素材,通过大量早年南洋姐的线索,寻求历史的真相,还原真实的事件,写出生活在底层妇女中娼妓的悲惨历程,以此为素材,写出《山打根8号》的书籍,引来世人的关注,并拍摄成电影(中文名:望乡)。

马来西亚山打根地图 下南洋 走一回婆罗洲的山打根
马来西亚山打根地图 下南洋 走一回婆罗洲的山打根

说起来阿崎婆与中国有缘呢,曾是奉天人(今沈阳)的媳妇,他儿子勇治还是半个中国人,拥有一半中国人的血统,按照祖制,男孩可入祠堂祭祖宗,入家谱,修家谱,可惜阿崎婆苦命人,男人死的早,不然家庭生活该是在沈阳。

马来西亚山打根地图 下南洋 走一回婆罗洲的山打根

来大马前,无意中在网上阅读到山打根8号中文版和后续山打根日本人公墓,以及山打根8号娼馆地址。惊讶于作者寻找大量史迹,听取当事人(花名:阿崎婆)的讲述,整理出手稿后并存封4年后才发行,并于次年前往山打根和印尼等地。

山打根日本人公墓保持的较好,令我吃惊的是:书中人名一一呈现,不加虚设,这不是故事而是事实,不是杜撰而是史料。站在公墓旁,墓地确实背朝东面,依据风水,无论阳宅阴宅,应于倚背青山,面朝大海。看得出这块地,山高水远,当初木下邦买下时,花了不少钱财,铺垫不少,请了风水师。

周边大面积范围都是华人墓地,墓地有大有小,有集中有分散,按出租司机说:这里归华人商会管理。可遍山枯叶,树倒叶落,无人清理,显得萧瑟,荒野。

第一次近距离触碰真实的历史,真实再现近百年前的史实资料。都硕小说是虚构的,故事是编造的,而亲身能接触的且与书籍记载一致,估计也就这了。太震撼了我的心,终于有些东西让我记得这个世界的真实感。

一部电影,引出一段故事;一个地名,飞越东马沙巴州。山打根不大,名声不及仙本那,更不及亚庇,或许风光过后就是寂寞,沉寂了半世,等待一个华丽的转身。

山打根不以旅游闻名,却在马来西亚以食档好吃出名。西马是怡保,东马就是山打根,当时只是听人说说,如今想来,确实如此。在山打根的吃,无论哪一家食摊,都是普通的店家,都是好好吃哦,口味俱佳,说是以海鲜闻名,有着纯天然的海港,想来海鲜是极好的。

飞机到达山打根,已是万家灯火,天色已昏暗。机场直接打车到酒店23RM。车上,一路沉闷,司机不会华语,我不会英语。临酒店时,司机笑笑掏出名片,意思可以打电话给他,我回报笑笑。 入夜,酒店隔壁有个卡拉OK,声音响到房间内都能听得,一直闹到凌晨2点。

在东马,由于交通信息不对称,亦或公交车破烂,懂国语的华裔不希望游客的我们乘坐公交,在山打根如此,在亚庇如此,在古晋亦如此。 这就碰到一个很现实问题,人多打个车,情可愿;只吾一人,没箱没行李,打个车上哪里呢?非要打车出门,还不如报个团出游,同吃、同住、同游,一切听导游,还省心不少。 问问公交,被几个上年纪华裔人冷淡,幸亏问到好心人指点,才知道giant这地方。

入住城景酒店,双人间60RM,看建筑还不错。底楼大厅,一边是前台,前台是个华裔人,交流没问题,另一边是餐厅。房间年久未装修,家具是木质的,用久了,用旧了,未进行涂料整新。先是房间空调不行,换了个房间,床单像是用了N年,正好看见清扫员,要了床单,给了二床,还很新,很干净!那为什么不换新的呢?

阿格尼丝故居(Agnes Newtow Keith Home)坐落在山坡上,眺望仙那港口,四周无其他民居,是建造时没有住户而是之后为保护故居迁移住户,就不得而知了。 阿格尼丝故居是美国作家阿格尼丝•牛顿•基思在山打根的住所,从1936年居住至1945年,期间阿格尼丝的英国丈夫在1942年被日军逮捕,关押至释放,战后1945年他们回到了美国,山上的居所送给当局。

在美国,阿格尼丝写了书名为《Land Below The Wind》,中文名《风下之乡》一书。

人们是在读了书籍之后来到山打根故居。故居保存的很完整,居所之大换着现在也是个有钱的大户人家,坐落在山间,面朝海湾,标准型的海景房。

风下,婆罗洲岛处于印尼北边,阻挡了南来的季候风;之乡,婆罗洲岛是热带树林村落,遍地丛林密布。 如今,阿格尼丝故居成了山打根著名景点,这恐怕是阿格尼丝万万没想到的吧。

外籍成人门票15RM。 进屋须脱鞋,屋子有上下二层,较好的木质楼梯,分割成好几间,卧室、书房、会客室,走道,陈列馆等;站在故居外,看上去住所不算大,但走进去还是很大的。在屋外绕四周看看,周边有个公共花园,有个咖啡馆,眺望仙那港,风景真美!

心中觉得诧异,一个普通美国女子,何来因缘居住于此,就是大商人也住不起,想来她丈夫肯定是做大官的。正好碰上一个会华语的导游,带着几个外国人来此参观。他一直站在屋外,伺机闲聊几句,他告诉我:阿格尼丝丈夫是当时当地的拿督。

作为外来入侵者,英国是最早向海外派遣海军和地方治安官,其中婆罗洲岛是殖民地之一。看着房子,丝毫不觉得有什么美好留给阿格尼丝,反而是权利、利益、荣誉、爱人给了她想要的一切,战争彻底改变了她的命运。

战后回到美国不久,他丈夫因病去世,说是丈夫关押期间受到虐待留下的伤痛,但忘记水土不服,恐怕更甚至于因瘴气入侵的结果。 山打根至兰瑙,被俘的盟军中澳籍、英籍军人,转运押送途中近2428人中,最后6人活着到达兰瑙。

那一带全是山路且是棕榈树,杂草密林繁盛,动物出没,又处热带,雨林交替,瘴气盛行,不是累到半死,也无法克服气候环境所致。坐着大巴车走过这条线,有长达百余公里都是茂盛丛林,因为交通需要开辟了道路。

从阿格尼丝故居出来,去了咖啡馆周边转转,看时间差不多(与司机约好时间),也没下山坡去,因为不想很晚回去。让司机送至海港广场,那司机估计尝到甜头,一个劲儿问我明天去哪里玩?或者想去哪里?他可送我去,又问酒店住哪里?幸亏这套路太熟。

拜拜! 海港广场坐落海边,周边有家高级酒店喜来登酒店(Four Points by Sheraton),次有山打根风情酒店,有家大型海港城商厦,中央市集,诸如此类,其他一些酒店,好几家青旅等。沿着海边一片全是排挡铺,人气十足。

饭后,在周边逛逛。街道是破旧的,像是现代贫民窟,彻底的第三世界边缘地。转一转,转出山打根早期8号娼馆的原址。估计有历史学家,文学专家,作家,读者来此,街道比其他的干净,水泥地也很清洁。

每天像是为住宿为奔波,从马六甲开始,不停为住烦恼。第二天,找i,结果information在市议会大厦三楼。i接待人告诉我,会华语的人去韩国了,无奈我的英语处于幼儿水平,她找来在此办公懂中文madam陈姓慧娟女士,交流一番,推荐热带雨林,长鼻猴等,都没感兴趣,然后说到国家公园,眼睛放亮。

她亲自打电话给司机,问了时间等,生怕语言困扰,留下了她的手机号码和懂华语司机手机,说有事可以找她。在此深深感谢! 当天赶去国家公园,市议会大楼以及周边照片是之后拍的。

昆达山国家公园(另文)。由于时间关系,也由于神山须入住一晚,否则无法上山。这里是好山好闲的地方,住的舒坦,房间、床铺干净!有一天希望沙巴州旅游部,是否考虑不登顶的游客可以入山观赏。

可以放弃山打根至亚庇的机票,也没预订山打根住宿,只须从昆达山国家公园驱车2个多小时路程,就到达亚庇。但我放弃了。有些事,按部就班的好,年纪越长,有些事儿无法与人倾述的。 可能留恋山打根的海,可能山打根留给我的真实,再次回到海边。

入住靠海边的山打根背包青旅,有海景房70RM,有标记60RM,我却想入住女性房间30RM(含早餐)。入住受到老板热情招呼,说自己的名字和老婆的,从这儿有点感受到马来人兄弟般姐妹情的意义。

受此影响,把在山里买的香蕉拿出来分了吃。那一晚,5人床铺的房间就我一个。第二天早餐更是丰富,准备了水果,一看就是那种特地准备的。退房时,把老板没收的税付了2RM,老板还找了0.2给我,我笑笑摇摇手,没要。

也因为房间的干净,让我出门后,近着中央市集对面商铺买了类似那种塑料地板,很软,折叠后带回家,因为亚航没加托运。7RM/米,买3.5米长,门幅1.8米,重量3.2公斤,合计24RM,可惜买少了,还有一种花型更很好看,材质厚,份量重,价格8RM/米。

下午的飞机将离开山打根往亚庇。有一上午的时间,想着去一趟离机场不远处的山打根纪念公园。 在车站,先是问了个司机,他随口报价20RM,那我问去机场呢?他没啃声,指了指对面,说那里的车去的。按他指的方向,一路问询,终于问到个司机,他和旁边一个人叽里咕噜着,结果他点点头,示意去的,想着他又要宰冲头了,先小人后君子,忙问:多少钱?回答:2RM。

找到一个好司机,而且他们间通话根本不是想着宰你,而是帮助你。一路开车,一路送到山打根纪念公园门口,还不忘指路,感动!

山打根纪念公园(Sandakan Memorial Park)位于机场西南约2公里处,对外免费开放的。园内有新落成澳大利亚纪念馆,纪念二战时期牺牲在婆罗洲的澳籍士兵。 公园如普通公园一般,绿树长青,树荫覆盖,清凉几许,在这火热般的气候里,得到片刻宁静,游客也不少,估计是些当地的居民。

步入澳大利亚纪念馆,背包放在门口办公桌子上,本想有些时间,可以轻松看展览。可不久,展示厅内响起悲鸣的音乐,耳边听着满是悲情的乐曲,眼里充实都是黑白画面,幸好文字是英文,看不懂。

但随着音乐声,出现低沉的男中音的声音,用英文叙述着;这暗色的展厅,给人以压抑,想必是哀乐声连连,这场景让人感到窒息,快速逃离了。

离开公园,安照司机事先说的,在小吃摊旁看见一辆中巴车,问去机场吗?他让我等在十字路口。等我买了一串香蕉1RM后,不一会车子开到面前,招招手,说走了。中巴车直接送我到机场门口1RM,这是分明是出租车的节奏和待遇。

一座城市以电影的方式而熟悉,又因人情世故而了解。大约从吉隆坡飞往山打根机上就开始吧。坐在边上华裔男不会说华语,而我说不好英文,就是这样,彼此交流中,知道他是个教师。他拥有华人和马来人的血统,他母亲的父亲被杀害,母亲的母亲被马来人接受,走进了马来人的家。他娶了马来人作了老婆,生育5个子女,他才40多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