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飞翔舞蹈 女大学生:看到它们自由飞翔最开心

2019-02-17 - 自由飞翔

陈艺丹在沈阳猛禽救助中心做志愿者已1年有余,今年的整个假期也在照顾那些受伤的猛禽。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记者 吴章杰 摄

剪肉、喂食、喂药……她整个暑假几乎每天都到猛禽救助中心,照顾秃鹫、苍鹰等三四十只猛禽,往往是这次手上的味道还未洗掉,第二天又会有新的味道。

自由飞翔舞蹈 女大学生:看到它们自由飞翔最开心
自由飞翔舞蹈 女大学生:看到它们自由飞翔最开心

沈阳理工大学学生陈艺丹,一年前加入了猛禽救助中心,成为一名志愿者。

昨日,辽沈晚报记者见证了陈艺丹给猛禽喂食喂药的全过程,“有些受伤的猛禽不爱吃食,就得想尽各种办法把食物喂到它们嘴里,看到鸟儿能自由飞翔,我感觉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自由飞翔舞蹈 女大学生:看到它们自由飞翔最开心
自由飞翔舞蹈 女大学生:看到它们自由飞翔最开心

女大学生加入志愿者

有时间就去喂食猛禽

“我把这些肥肉剪掉,剩下的瘦肉再喂给秃鹫……”陈艺丹说着,端起一盘拌好的肉去喂苍鹰。整个暑假,她几乎每天都过来照顾这些猛禽。

昨日中午12时许,沈阳猛禽救助中心门前,五六名志愿者围在一起剪肉,他们有的把大块的肉剪成小肉丝,还有的把药粉加入肉里再充分搅拌……他们都是猛禽救助中心的志愿者。

自由飞翔舞蹈 女大学生:看到它们自由飞翔最开心
自由飞翔舞蹈 女大学生:看到它们自由飞翔最开心

其中,头戴花色帽子的就是陈艺丹,她是沈阳理工大学建筑学的一名学生,“我对动物比较感兴趣,在大一时听说猛禽救助中心招募志愿者,就报名了。”

成为猛禽救助中心的志愿者后,陈艺丹把大部分的课余时间都放在这上面,周一到周五吃完午饭,她就跑过去看那些鸟,给它们喂食喂药换水,再看看受伤的鸟儿有没有恢复。

自由飞翔舞蹈 女大学生:看到它们自由飞翔最开心

不仅如此,周末和寒暑假的大部分时间,陈艺丹也跑到这里照顾猛禽。“这里有秃鹫、乌鸦、苍鹰等各种猛禽,大概有三四十只,不少猛禽都是受伤的,很怕和人接触,慢慢地才能熟悉。”

上次手上的味刚洗掉

第二天又有新的味道

陈艺丹告诉记者,她主要负责给猛禽喂食喂药,他们喂猛禽的大部分是貉子肉、兔肉和鸡头,“秃鹫能吃大块的肉,但是得把肥肉剪掉,受伤或幼小的猛禽能吃下小肉丝;有些受伤的猛禽需要用药,我一般把味苦的药包在肉里,它们看不出来就吃下去了,钙片、维生素等药物没有太大的味道,就碾成粉末拌在肉里,再喂给它们。”

现场,陈艺丹用镊子喂一只受伤的苍鹰,刚开始它把陈艺丹喂进去的肉又吐出来;见状,陈艺丹不仅没着急,而是耐心地等待苍鹰张嘴,“这种情况,我会抚摸一下它的头,慢慢地它越来越放松,开始正常吃食。”

给猛禽喂食就像给小孩喂饭一样,一顿饭下来得换好几个地方,“它们一会跑到这,一会儿又跑到那,我就得跟着挪动,尽可能地让它们吃进去。”

猛禽每天喂一次,一般在中午12时许到下午2时许,在喂食的时候,志愿者顺便检查一下猛禽的状态,“主要是看看它们有没有异常情况。”

而在照顾猛禽的过程中,志愿者手上的味道很难洗掉,“一般完事都得多用香皂洗几遍,往往是这次的味道刚洗掉,第二天又要干活了,手上依然会留下味道,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在秃鹫后面追赶

助力其飞翔

和猛禽接触了一年,陈艺丹最开心的时候莫过于看着自己照顾的鸟儿能自由地飞翔。在大一寒假期间,陈艺丹和其他志愿者一起帮助秃鹫飞翔,这给她留下很深的印象。

陈艺丹回忆,那只秃鹫在救助站待了很长时间了,但就是不会飞,“飞行是鸟类的天性,蓝天才是它们的家,我就想着帮它尽快地飞起来。”说做就做,他们把秃鹫从笼子里放出来,“我们在后面追,让秃鹫在前面飞,主要是给它前进的动力。开始的时候,它能飞几秒、十几秒,经过长时间的锻炼,它一次能飞几十秒,后来能坚持到一分钟……”

前前后后几个月,陈艺丹和其他志愿者一起努力,终于这只秃鹫能飞了。“放飞的那一刻,我感觉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对此,沈阳猛禽救助中心负责人王唯彦称,“志愿者非常辛苦,尤其是暑假期间,人手少猛禽多,但不论多累他们都细心地照顾这些猛禽;而回报他们的就是放飞猛禽,那一刻,所有的汗水都化成了荣誉和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