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稹离思五首其四 《离思五首(其四)》元稹

2019-06-09 - 离思五首

元稹的《离思五首(其四)》以精警的词句,赞美了夫妻之间的恩爱,抒写了诗人对亡妻韦丛忠贞不渝的爱情和刻骨的思念。其中尤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两句为世人所称颂。

离思五首

其四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元稹离思五首其四 《离思五首(其四)》元稹
元稹离思五首其四 《离思五首(其四)》元稹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白话译文】

译文一

经历过无比深广的沧海的人,别处的水再难以吸引他;除了云蒸霞蔚的巫山之云,别处的云都黯然失色。我在花丛中任意来回却懒于回顾,一半因为我潜心修道,一半因为曾经有你。 这是诗人元稹为了纪念逝去的妻子而写的。

元稹离思五首其四 《离思五首(其四)》元稹
元稹离思五首其四 《离思五首(其四)》元稹

译文二

曾经领略过苍茫的大海,就觉得别处的水相形见绌;曾经领略过巫山的云霭,就觉得别处的云黯然失色。即使身处万花丛中,我也懒于回头一望,这也许是因为修道,也许是因为你的缘故吧。

【赏析】

元稹离思五首其四 《离思五首(其四)》元稹
元稹离思五首其四 《离思五首(其四)》元稹

此诗就诗论诗,确是好诗。"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两句,千百年来吸引过多少恋人的心扉。他们信誓旦旦,每每引此语以自况。显然,不是深于情者决不能道出此语;同样地,不是深于情者也决不能真正领悟此语。何以呢?

《孟子·尽心篇》有"观于海者难为水,游于圣人之门者难为言"两句。朱熹《孟子集注》为它解释说:"所见既大,则其小者不足观也。"这是人之常情;正如人们游历过名山大川之后,谁还为寻常的丘壑迷恋呢?但"曾经沧海"两句,另有特定的深意在。

它纯用诗词比兴手法,道出了钟情恋人心底的特有秘密—— 爱情的排他性。因为人们交友,朋友不妨越多越好;然而恋爱却与此不同。尽管封建社会里容许三妻四妾,但真正的爱情在同一时间内却只容许属于一人。哪怕此人并不是想象的那般完美,但她(或他)在对方心目中确是像沧海水那般丰盈、清深,像巫山云(用宋玉的《高唐赋》故事)那般缱绻多情。

这是任何第三者也难以代替的。像这样一种特殊的钟情者心态,元稹能用如此形象而又如此隽永的诗句表达出来,不能不说是由于自身有切肤之感。

后两句进一步申足前意,表明诗人爱情的专一。

他不再寻花觅柳,经过"花丛"且懒于回看;这除了由于遵守道德规范之外,也是一种对心上中人的忠诚表现。元稹的《梦游春七十韵》云:"觉来八九年,不向花回顾",说明诗人确曾信守过前约。他的好友白居易在《和梦游春诗一百韵》中称赞他:"京洛八九春,未曾花里宿",亦可与此参证。

问题是:此诗的受诗人究竟是谁呢?有人说:"此为悼念亡妻韦丛之作",显然与事实不符。《全唐诗》于《离思五首》题下注云:"一本并前首作六首"。所谓前首,即《莺莺诗》;诗题下亦注云:"一作《离思》诗之首篇"。据陈寅恪《元白诗笺证稿》考定:

此诗乃"为其少日之情人所谓崔莺莺者而作"。而所谓崔莺莺者,实即名为双文的寒族女子。尽管她才、艺双绝,仍终被元稹离弃。元稹为了飞黄腾达,不惜忍心负情,另婚高门女韦丛。由此足见:元稹对双文的感情并不像他在此诗中所表示的那般忠诚。原因何在?

元好问在《论诗三十首》中写道:"心画心声总失真,文章宁复见为人?"可见,元稹的两重性格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表演。他弃双文另娶固是大谬不然,但当时的社会风气也应该负很大部分的罪责。关于这,陈寅恪氏已有详细论述,不必重复。

拓展阅读:元稹与韦丛

元稹和妻子韦丛的半缘情深为人津津乐道,元稹曾经留下"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千古传诵的佳句,就是元稹悼念亡妻韦从而作的。

唐德宗贞元十八年(802年),太子少保韦夏卿的小女儿年方二十的韦丛下嫁给二十四岁的诗人元稹。这桩婚姻有很大的政治成分,当时二十四岁的元稹科举落榜,但是韦夏卿很欣赏元稹的才华,相信他有大好前程,于是将小女儿许配给他,而元稹则是借这桩婚姻得到向上爬的机会,不过两人在婚后却是恩爱百般,感情非常好。

以韦丛的家庭背景,下嫁给元稹对于当时的元稹来说就好像天女下凡一样。她不仅贤惠端庄、通晓诗文,更重要的是出身富贵,却不好富贵,不慕虚荣,从元稹留下来几首那时期的诗来看,当时正是他不得志的时候,过着清贫的生活,韦丛从大富人家来到这个清贫之家,却无怨无悔,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关心和体贴丈夫,对于生活的贫瘠淡然处之。

元稹原本以为这只是一个政治上晋升的途径,却没想到韦丛是这样一个温柔的女子、体贴的娇妻。

古话说,百无一用是书生,婚后元稹忙着科试,家中的家务全是韦丛一人包办,而婚前她是大户人家的千金、父亲疼爱的小女儿,韦丛的贤惠淑良可想而知,所以元稹在数年以后,总还是会忍不住想起与他共度清贫岁月的结发妻子韦丛。

唐宪宗元和四年(809年),韦丛因病去世,年仅二十七岁。此时的三十一岁的元稹已升任监察御史,幸福的生活就要开始,爱妻却驾鹤西去,诗人无比悲痛。韦丛营葬之时,元稹因自己身萦监察御史分务东台的事务,无法亲自前往,便事先写了一篇情词痛切的祭文,托人在韦丛灵前代读。

但即便如此,到了下葬那天,元稹仍情不能已,于是又写了三首悼亡诗,这就是最负盛名的《三遣悲怀》(即《遣悲怀三首》)。元稹对妻子一直有深切的思念和无法释怀的悲伤,韦丛与他同苦七年,却在他即将飞黄腾达的时候离开了他,而元稹能做的只有祭奠亡故的爱妻,以及在诗中写下自己的思念。

‘‘诚知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贫贱的夫妻总是这样,尽管互相恩爱却因为物质条件的贫瘠而无法让心爱的人过得更加幸福,韦丛因为几组情意绵绵的诗歌而永远留在了后世读者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