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祖望经验集 百岁国医大师干祖望仙逝

2019-05-13

一代宗师、我国中医耳鼻喉科学创始人、著名中医药学家、国医大师,江苏省中医院终身杰出专家干祖望教授于7月2日21时在南京逝世,享年103岁。

干祖望教授献身杏林80余载,医术精湛,医德高尚,是医家楷模;治学严谨,造诣深厚,学贯中西,桃李满天下,为后学典范。

干祖望经验集 百岁国医大师干祖望仙逝
干祖望经验集 百岁国医大师干祖望仙逝

书香世家,师从名师

干祖望教授1912年9月出生于上海金山县张堰镇。祖父干紫卿是清末秀才,亦是江浙有名的版本学专家。父亲干颂平也是饱学之士。5岁时,祖父将干祖望带到有名的“南社四子”之一的姚石子家塾,熟读经史子集,为他后来研究歧黄之术奠定了坚实的古汉语基础。17岁那年干祖望师从江南名医嘉善名门下,开始了他的从医生涯。22岁学成后,干祖望在家乡金山县张堰镇挂牌行医,从此开始了他长达80多年的职业生涯。

干祖望经验集 百岁国医大师干祖望仙逝
干祖望经验集 百岁国医大师干祖望仙逝

干老的弟子江苏省中医院主任医师陈小宁说,当时的上海医家荟萃,要想揽得“生意”并不容易,但干老师用扎实的中医基础和不怕苦累的干劲,在人才济济的大上海站稳了脚跟,很快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中医,尤其擅长治疗五官科的疑难杂症。没多久,他的诊所就门庭若市。

干祖望经验集 百岁国医大师干祖望仙逝
干祖望经验集 百岁国医大师干祖望仙逝

解放后不久,干祖望挂起了“中医耳鼻喉科”牌子,这是我国第一个挂上“中医耳鼻喉科”牌子的诊所。1959年干祖望调入江苏省中医院工作。

数十年来,干老潜心研究中医耳鼻喉学科理论,并无偿贡献出自己多年研究出来的验方,制成鼻渊合剂、参梅含片、鼻敏合剂、五味子合剂、黄柏滴耳液、口腔溃疡膜等院内制剂;他主持成立和指导了“嗓音病专科门诊”、“变态反应性鼻炎专病门诊”、“鼻窦炎专病门诊”、“口腔溃疡专科门诊”等。

干祖望经验集 百岁国医大师干祖望仙逝

他还在临床实践中不断总结,不断归纳,为中医耳鼻喉科的理论与临床,作出了巨大的学术贡献:如创“中介”学说,脱“三因”窠臼;倡“四诊”为“五诊”,四诊的基础上加一个“查诊”,为辨证提供更多的依据;调整“八纲”为“十纲”,即表、里、寒、热、虚、实、标、本、体、用十纲;发现两个新病种,“喉源性咳嗽”和“多涕症”。

义诊三天,报酬是一本书

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全国各地邀请干祖望坐诊、讲学络绎不绝,干老几乎有求必应,为中医耳鼻喉学科发展倾注了大量心血。1980~1986年,他主办了6期全国耳鼻喉科进修班,培养了许多专科人才。一批一批的人才学成后相继在全国各地医院或是成立中医耳鼻喉科,或是成为科室骨干力量,大大提高我国中医耳鼻喉科水平。

“干老师每去一地坐诊,病人都是人头济济,他从不嫌苦和累,更不计较个人得失。”干老的学生严道南说,记得30多年前的一天,高邮市邀请已经70多岁高龄的干老师去坐诊。干老硬是不让对方来车接,而是自己买车票乘车去,坐诊三天,一分钱劳务费也没收。当地过意不去,送他一本《文游台碑帖》,他如获至宝,小心翼翼地放进包中又乘车回家了。

1997年9月,85岁的干祖望赴台湾讲学,受到台湾同行的热烈欢迎。在讲学期间,因干老乡音浓重,别人听不懂,他干脆就直接用繁体字疾写板书。来不及板书,就由女儿用普通话解释。讲座结束前,大家争先恐后递纸条提问,场面热烈;干祖望连连接招,答题解惑,乐在其中。

他把中医五官科推向世界

几十年来,干老专业领域不断精进,为中医耳鼻喉科的理论与临床,一生中共撰写著作约400多万字。

1988年,干祖望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厦门国际中医培训中心,成功举办第一期国际中医耳鼻喉科培训班,学员除了国内,还有来自美国、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家和地区,率先将中医耳鼻喉科专业推向国际舞台。

这批人才相继在全国各地医院充实提高了中医耳鼻喉科水平;有的经过学习后回单位成立中医耳鼻喉科,成了中医耳鼻喉科骨干力量。此外,跟随干祖望学习的本科生、进修生、或受干祖望学术思想渲染的学员数以百计。

作为103岁的人瑞,干祖望对于养生保健也有着独到的见解。二十年前,八十多岁的干祖望仍坚持上门诊,他调侃说:“上班上到90岁,活到100岁。”他一生从未抽过烟,55岁开始戒酒,90岁后只饮少量鹿茸酒,此外从不进补药。他把养生观总结为“童心、蚁食、龟欲、猴行”八字养生妙法,至今为许多人推崇。

书痴,读书教书一辈子

“人瘦因工作,家贫为买书”,这是挂在干老家里的一副对联。干祖望自学医起,就有好买书、藏书、读书、教书、著书的习惯。他把自己的书房命名为“茧斋”,自题诗曰:“我事涂鸦你吐丝,两般姿态一般痴;年年自缚琅寰里,乐叹庐陵太守知。”

他的弟子王东方说,干老每去一个地方出差,总要挤出时间去书店转一下,到了80岁、90岁时还经常一个人逛书店。有一次看到一本《古今图书集成·医部全录》,身上没有钱,回家取钱又怕书被别人买走,于是把自己心爱的“西姆”牌手表卖了,买回了这部书。

干祖望教学非常严谨,但课堂秩序又非常活泼,他在担任南京中医药大学教学时,讲课中气十足,内容生动,板书飞快,所以学生都爱听他的课。他对年轻教师要求严格,要求讲课脱稿,否则不达要求,不能讲课。

“医人首先医己,一个无病的人,才能做称职的医生。这是干老师经常对我们说的话。”王东方说,老师经常教育他们,医术也是仁术,仁术是一名好医生必备水准,“医生往往不败于医之技,而败于医之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