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拉底悲剧 苏格拉底终其一生 追寻真理

2019-08-13 - 苏格拉底

苏格拉底与他的学生柏拉图,还有柏拉图的学生亚里士多德,被后世的人们称之为古希腊中的三位贤者,可见苏格拉底在教育方面有何等伟大的贡献,他们师徒三人还被人们称之为西方哲学的奠基人,可是这样的伟人,在当时腐朽封建的社会中没有得到一个好的下场,最终他被判以死刑,因为被当时的法庭认为侮辱雅典的神明,而且他引进的新神理论会腐蚀当时青年们的思想。

苏格拉底悲剧 苏格拉底终其一生 追寻真理
苏格拉底悲剧 苏格拉底终其一生 追寻真理

这样的判决在现在看来相当可笑,让青年更加进步居然变成了荼毒青年的思想,虽然他到最后有逃跑的机会,可是他仍然选择放弃,即使他的国家这样对他,他仍然爱着这个国家,他认为如果自己逃跑了,会破坏雅典法律的权威,正因为这样的家国情怀,他选择饮下毒汁而死。

苏格拉底悲剧 苏格拉底终其一生 追寻真理
苏格拉底悲剧 苏格拉底终其一生 追寻真理

学习者

苏格拉底出生于雅典一个普通民众的家中,他的父亲是雕刻匠,母亲则是助产妇,他母亲的职业为他后来的“助产术”教育思想带来了很大的影响。

苏格拉底的五官堪堪算是端正,嘴唇十分肥厚,眼睛也很突出,整体的身材非常矮小,可是在这样毫不出色、甚至说有些丑陋的外表下,却隐藏着一颗神圣的心。

苏格拉底悲剧 苏格拉底终其一生 追寻真理
苏格拉底悲剧 苏格拉底终其一生 追寻真理

当时的雅典,可以称之为世界文化的交流中心。苏格拉底所生活的时期正是伯利克利所领导的盛世,当时全世界有名望、有思想的人们都在向雅典聚集,正因为有这么多的智者,才让雅典有更为自由的辩论舞台,可以说,如果你想和人有所交流,探讨自己的观点的话,那么去雅典是最为合适的选择。

苏格拉底悲剧 苏格拉底终其一生 追寻真理

年轻时候的苏格拉底就十分热爱学习,他对于知识有无穷无尽的欲望,苏格拉底曾经向当时有名的学者普罗泰格拉求学,后来又在女智者狄俄蒂玛手下学习,在这之后他说自己有了“灵迹”的跟随。苏格拉底对于自己的生活要求十分严格,他坚信,不断磨练自己的身体,也可以磨练自己的意志,所以,无论是在什么时候,严寒还是酷暑,他都只穿着一件非常寻常的单衣,而且也不怎么穿鞋子,在饮食方面没有丝毫的讲究,只要能让自己填饱肚子就可以。

他认为这个世界上的种种物质诱惑,会让自己无法安心下来研究自己想要学习的东西,所以他只潜心做自己的研究,其他的任何事情,都不在他的关心范围之内,甚至自己的生平乃至思想都是由自己的弟子所记录下来的。

他的这种思想,也引导了后世的无数人,苏格拉底曾经说过:

世间最珍贵的不是“得不到”和“已失去”,而是现在能把握的幸福。

假如你是一个同时代的雅典人,你会发现,无论在什么时候你见到这位伟人,都能够感受到他是真正活到幸福之中,这样的思想境界,着实让人感到敬佩。

助产术

苏格拉底的伟大之处还在于他是真正通过自己学习,获取许多知识的人,他通过自己的不断努力,深刻研究了荷马史诗,并且学习了父亲的雕刻手艺,在30岁的时候,他成为一个不收任何报酬的教师。苏格拉底对于自己的种种作为感到十分满意,他自封为神赐予整个雅典的礼物,对于苏格拉底来说,人生存在的意义就是与人讨论问题,他一辈子的生活几乎都是在室外生活的,在街上遇到人就探讨各种问题,他的涉猎十分广泛,不仅仅是在政治哲学上要学习,甚至是寻常人的生活技能上,他都不乏学习的兴趣。

慢慢地,在不断的谈话中,他悟出了一个道理,所有人都是无知的人,如果想要让一个人学习,那么就要让他自己明白,自己是多么的无知,自己是多么的无能,然后以这样极端的刺激方式刺激他们,想要不断地发愤图强,这就是著名的助产术教育模式,为后世的整个教育学奠定了一个夯实的基础。

苏格拉底说:

“我的母亲是个助产婆,我要追随她的脚步,我是个精神上的助产士,帮助别人产生他们自己的思想。”

苏格拉底认为,人在获得新知识新思想的时候是十分痛苦的,如果一位孕妇在生孩子的时候,没有人帮助的话,那么极有可能遇到危险,这和人们获得新知识是一样的,如果他们在产生新思想的时候没有被人正确的进行引导,那么他非常容易在某个时间段导致自己的精神死亡,而精神死亡的外在表现就是走上了一条邪路,他把自己比喻成助产士,这也就是说他要引导所有的青少年们产生正确的思想,即使这一个过程会让青少年们十分痛苦。

从这点也可以看出,在这个时候苏格拉底就非常虔诚地定义了教师的意义。

我们都知道牛氓是一个害虫,它们吸食家畜的血液,危害家畜的生命健康,可是苏格拉底把自己比喻成一个牛虻,因为他认为,自己是神赐给雅典的礼物,那么就有必要也有义务让雅典变得更好,雅典是一匹骏马,但是现在吃的多了消化不良,整体变得肥胖,它跑不起来了,那么这个时候就必须要有一个牛虻来刺激他,苏格拉底不断地批判着雅典,他把批判雅典当成了自己的事业,他知道身为一个牛虻,有无数的正常人想让自己死去,可是,面对这样的情况,他仍然万死不辞,希望自己的国家变得更好。

所以你看,即使苏格拉底是一个流氓,他也是一个神圣的流氓。

爱智慧

正因为苏格拉底有种种神圣的所作所为,他逐渐成为了远近闻名的智者,面对这样的生活,苏格拉底感到十分幸福也十分满意,因为他每天都能够与其他有智慧的人共同探讨问题,苏格拉底最为主要的贡献是在于伦理道德、教育学还有政治方向上的种种思想和作为。

苏格拉底时刻提醒着自己身边的人们,让他们明白,万事万物都有道理,我们在生活的时候,一定要过有道理的生活,他把哲学这一个十分难以理解的学科用浅显的语言表达出来,那就是“爱智慧”。

他一生都在推广这个观点——人一定要知道自己有多么的无知,苏格拉底的一句话,也点明一个人最大的智慧是什么:认识自己的无知就是最大的智慧。

我只知道一件事,就是我什么都不知道。

他是一个十分诚实的人,也是一个极其谦逊的人,他无时无刻都为自己感到骄傲,而感到骄傲的原因竟然是自己无知,他无时无刻的都在向人们传递着这样的信息,人们应该承认自己知道的东西很少,这个世界上未知的事物还有许多。

苏格拉底并不是单纯的文人墨客,他不仅在政治哲学这一系列文字上有巨大的成就,他这一生中参军过三次,在每一次的战斗中都表现得十分顽强,这也是人们敬佩他的原因,身为一个文人,在战场上还能如此英勇开挂,怎么不让人产生敬佩之情?

创新神

雅典一味发展文化不发展军事,带来的后果就是被斯巴达人踏平,雅典虽然也尝试着进行反抗,可是无奈之下,还是接受了来自斯巴达的征服者,从此之后的雅典,再也不可能恢复曾经的繁荣。

苏格拉底看到了接下来的混乱,于是,他下定了决心要改变现在的社会情况,他认为雅典之所以陷落,是认为自己做得还不够好,他要查出雅典这一个城市真正的病因是什么。苏格拉底看穿了当时的人们信仰的神明,其实无法提供给人们有益的帮助,他明白人们信仰神明是需要给自己找一个心灵寄托,那么,如果有一个良性的思想可以引导人们,岂不是更好?

说干就干,于是他就引入了一个新神,这一个神是道德的生命,是智慧的生命,是所有理性的象征,他把这一个神明称之为宇宙理性的神,这一个神也是苏格拉底一辈子的追求,他明白自己身为有限生命的人类,永远无法引领世人达到“理性”这一步,于是,他便把这样美好的愿望,寄托到了这一个由本人亲手创造出来的神明身上。

这一个神明,这一个理想,正是对于善的最终追求,苏格拉底认为哲学的终极意义就是——追求到最终的善良。在他的新神明思想中,人类之所以能够有爱心有理性,那是因为人类得到了这一个神明的偏爱,人类的理性与善良其实都是神性的一部分,而灵魂的最终本质就是理性与善良。

同时在这个新神的思想中,他仍然不忘记时刻警醒人们的论点,那就是,人类一定要明白自己多么无知,所以在新神思想中他时刻强调人们注意,虽然你有理性,你有智慧,但是你这一点小小的智慧是无法与神灵相媲美的。

所以,这样的新思想,也就从侧面变成了对于人类认知自己无知的教导。苏格拉底的这样种种作为,也让他被当时重新归为奴隶主民主制度的雅典统治者判为蔑视传统神明、引进新兴神明、腐化当时青年等一系列十分可笑又莫须有的罪名,最终他被判处以死刑。

苏格拉底十分热爱自己的故乡,对于神明也有着万分的崇敬,他是一个坚定的信仰者,他认为,自己不能够让雅典的法律失去公正性,失去权威性,自己落到这个下场,那一定是因为自己做错了某件事,同时,如果自己马上要面临死亡,那么自己就不能够抗拒,因为这是神灵对于自己的召唤,既然神明在召唤自己,那么为什么要抗拒死亡的呢?

有许多人笑话他,笑他执迷不悟,笑他太过顽固,笑他不懂人心,笑他像一个傻子一样,可是,只有这样的人才能称之为伟人,伟人和寻常人是不同的,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在判决苏格拉底的整个过程中,整个事件都显得十分悲剧,一方是追求真理的伟人,他的一生都未不断地追寻知识,不断试图让整个国家变得更为美好,但是另一方是所谓的民主自由的雅典统治者。他们这两方究竟谁是对的,谁是错的已经不那么明显了,对于雅典统治者来说,有这样一个宣扬自己思想主张的人是不能被留下来的,因为他极有可能为整个城邦带来可怖的变动。

没有统治者甘于接受变动,安定与稳定才是当时的雅典所需要的,而对于这样一个伟人来说,他并没有做错任何的事情,他想用自己的方式改善这个世界,正因为是这样没有对错的斗争,才让整个事件变得更加悲剧。

结语:

无论是生前还是死亡之后,都有许多人追寻着苏格拉底的步伐,同时也有一大批人在反对他的思想,这也能说明苏格拉底的伟大之处。

他是一个哲学家,哲学的本质在于辩论,在他死亡之后的那么多年,还有人为他的思想进行着辩论与探讨,可以说他为后世的哲学奠定了不可磨灭的影响。他的种种行为、种种语言都不是由自己所记录的,是由他的学生柏拉图记载下来并流传于世的,或许正是出于这样的一个原因,苏格拉底的行动和思想是在学术界最具有讨论价值的一个研究课题。

苏格拉底是一个勇者,也是一个智者,他就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是神明赐予雅典的礼物,他无惧无畏,为整个国家献出了生命,他有逃跑的机会,可是仍然选择死亡,而原因竟然是为了维护要杀死他的这个国家法律的权威。

面对死亡,他没有丝毫的恐惧,安静又缓慢地躺到床前,面带微笑地前往了死亡之地。

苏格拉底是一个至死都要追求真理的神圣之人,在历史的地位上,西方的苏格拉底几乎可以与东方的孔子平行,同时,哲学家以及历史学家们,把苏格拉底生活的这个时代称为古希腊哲学的分水岭,可见苏格拉底之伟大。苏格拉底真正做到了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

想左右天下的人,须先能左右自己。

参考资料:《柏拉图选集》,《克堤拉斯篇》,《智士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