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曼殊诗词 苏曼殊:亦痴亦疯癫 半僧半俗人

2019-06-12 - 苏曼殊

前几天,历史客栈介绍了“民国第一奇才、第一全才”李叔同,其实在民国时期,还有一个人跟他有着相似的身份,都是奇才、全才,也是出家人,这个人就是苏曼殊。

不过,跟备受世人尊敬的李叔同相比,苏曼殊就显得有些另类了。

苏曼殊诗词

首先苏曼殊的身世就很坎坷。说起来,苏家在广东香山也算是个富户,但苏曼殊却享受不到苏家的荫蔽,因为他的母亲是父亲在日本的一个小妾,而且后来还改嫁了,因此苏曼殊在苏家很不受待见,备受欺凌。这样的家庭环境,也因此形成了他孤僻怪异、疯疯癫癫的性格。

苏曼殊诗词

后来,苏曼殊在给朋友的信中说:“家庭事虽不足为外人道,每一念及,伤心至极矣!”

年轻时的苏曼殊,曾向往革命事业,在日本时还加入了反清革命团体青年会,认识了黄兴、陈天华、章太炎等革命志士。他对革命事业非常支持,经常把生活费贡献出来,用作革命活动经费。

苏曼殊诗词

不过,他怪异的性格注定了不能成为一名坚定的革命党人。苏曼殊的性格极为怪异,连民国第一疯子章太炎都自叹不如。在日本时,苏曼殊跟章太炎住在一起,有一天晚上,突然跑到章太炎的房间,对着油灯破口大骂,足足骂了好几分钟,把章太炎骂得莫名其妙。

苏曼殊诗词

还有一次,章太炎已经睡下,苏曼殊突然闯进去,嚎啕大哭。章太炎问他哭什么,他说,我以前有个最好的朋友,说要给我介绍女朋友,结果到现在还没消息,他为什么要骗我!

他跟刘师培也闹过一次别扭。当时,他寄住在刘师培家里,有一天,刘师培的夫人正在里屋洗澡,苏曼殊疯疯癫癫的要去里屋拿一本书,刘师培让他等一会儿,可苏曼殊不听,非要马上进去。刘师培忍无可忍,抬手扇了他一个耳光。苏曼殊摸着被打红的脸,突然放声大哭。刘师培实在没办法,就自己进去把书拿出来,苏曼殊这才破涕为笑。

回国后,苏曼殊在苏州一家学校当老师,开始大量创作,诗词、小说、绘画、杂文,翻译,无一不通,而且是第一个将法国大作家雨果翻译进来的人。在翻译拜伦的《哀希腊》时,有一次在船上读稿子,读着读着想起了自己的经历,不禁又哭又笑,还破口大骂,吓得船夫以为他精神病发作,丢下船就跑了。

1903年底,苏曼殊去香港找好朋友陈少白,陈少白向他讲述了革命党人的腐败问题,还有康有为的种种劣行,听得苏曼殊大为震惊。在他单纯的心中,康有为和革命党人都是最纯洁、最伟大的人,竟然也会做这些天理不容的龌龊事,不禁大怒,当场向陈少白借枪,要去枪毙康有为。

这次香港之行,把苏曼殊心中对革命的热情彻底浇灭了,再加上自己的一些坎坷经历,让他彷徨无助,在1904年春节,苏曼殊跑到广东惠州的一家寺院,剃度出家,时年20岁。

据说,早在苏曼殊4岁时,有一位相面大师路过苏家,就对苏曼殊的父亲说:“是儿高抗,当逃禅,否则非寿征也。”果然被他说中了。

(图:苏曼殊作品)

苏曼殊虽然剃度出家,但并不像李叔同那样谨遵教义,全身心地钻研佛法,而是半僧半俗,很少在寺院里静修,仍然像一个普通人那样,流连于凡尘的灯红酒绿。在他眼里,出家似乎只是一个身份的象征,其他的都不用改变。

比如在饮食上,苏曼殊就从来不在乎出家人那一套清规戒律。

他是一个公认的吃货,而且吃起来没有节制,好像胃不是他的,吃多少都无所谓。有一次,他去一个朋友家里,吃了一碗炒面、两盘虾脍、十个春卷,直到把桌上的东西都吃完才停下。朋友以为他是饿坏了,就让他明天再过来吃。苏曼殊却说不来了。朋友问为什么,苏曼殊摸着肚子说:“这次吃得太多了,明天和后天都不用吃饭了,等三天后再来吧。”朋友哭笑不得。

有朋友曾跟他打赌,说他吃不下60个包子。苏曼殊不相信,就让朋友买来60个包子,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吃到50个的时候,撑得两眼发直,朋友怕出事,就劝他别吃了。可苏曼殊不肯认输,非要把剩下的包子吃完,甚至还跟朋友吵了起来。

鲁迅也是他的好朋友,曾委婉地批评他说:“有了钱就喝酒用光,没有钱就到寺里老老实实过活。这期间有了钱,又跑出去把钱花光。”

苏曼殊不光在饮食上不遵守清规戒律,甚至在女色上也毫无顾忌,经常出入妓院。在上海时,甚至还跟几个名流一起当评委,评选上海各大妓院的花魁,要是让佛祖知道了真得气死。他的好友陈陶遗批评他说:“你是和尚,和尚本应戒欲,你怎么能够这样动凡心?”可苏曼殊不管,谁说和尚不能逛妓院?再说了,我穿袈裟就一定是和尚吗?

其实,苏曼殊逛妓院的目的并不像大多数嫖客那样,而是像贾宝玉,对女子有一种天生的亲近感。比如只要有哪个妓女向他哭诉身世,他就感动得不得了,又是流泪,又是写诗,有时候还把身上的钱都掏出来给她。据有人统计,他光在“青楼楚馆”花的钱就达1877元,而当时一个工人的月工资才三四块钱。

苏曼殊有时也会搞点恶作剧。有一次,苏曼殊去日本东京,在一家寺院外面晒太阳。旁边有一个日本人,从头上摸出了一个虱子,就诬赖说是从苏曼殊身上跑过去的。苏曼殊接过虱子一看,说:“这明明是你身上的,怎么说是我的?”日本人仍然坚持说是从他身上跑过去的,苏曼殊就捏着虱子,不慌不忙地说:“你看这个虱子,又小又瘦,一看就是你们小日本身上的,我们中国的虱子都是白白胖胖的,哪有这么小的?”

因为毫无节制的暴饮暴食,苏曼殊患上了严重的肠胃病。1918年5月2日,在上海广慈医院,苏曼殊躺在病床上,形销骨立。来看望他的人,有政府大员蒋介石、汪精卫、陈果夫,也有文学同仁柳亚子、叶楚伧,还有青楼的一帮知己花雪南、贾碧云、张娟娟等人。

苏曼殊望着众人,微微一笑,留下了八字遗言:“一切有情,都无挂碍”,永远地闭上了眼睛,年仅34岁。

因苏曼殊也算是革命元老,他的后事由汪精卫主持办理,并由孙中山出资,安葬于杭州西湖的孤山。在他的墓不远处,还安葬着两位名人,一位是民族英雄岳飞,另一位是一代名妓苏小小。

苏曼殊逝世后,佛教曹洞正宗第46代传人圆瑛大师承认他是“阿罗汉”;革命团体光复会也追认他为“文化导师”;著名诗人柳亚子题诗道:“鬓丝禅榻寻常死,凄绝南朝第一僧。”

相关阅读
苏曼殊本事诗十首苏曼殊本事诗十首 苏曼殊:踏遍北邙三十里 不知何处葬卿卿

未尝有痛苦经历的人,读起“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也会心头颤动,是因为人贪恋俗缘,争不过朝夕,又念着往昔。我自道是一个不易心动之人,读到《断鸿零雁记》中的“踏遍北邙三十里,不知何处葬卿卿”却也是涌起千万绪,心生数不尽的怅然。我走遍了北邙山附近所有可能有你的地方,却还是不知道你沉睡在哪片土地上。

本事诗苏曼殊本事诗苏曼殊 一代才子苏曼殊 因为缺爱死于暴食症

苏曼殊是我国近代著名的作家、诗人、翻译家,他会作诗,画画,写小说,可谓是多才多艺,学富五车,并且人也长得非常帅。这样的人在什么时代都应很受欢迎。可是命运对他一点都不偏爱,苏曼氏的身世十分凄惨,他是个中日混血,并且是自己的父亲与他的日本小妾河合仙的妹妹也就是小姨子若子的私生子。苏曼殊的父亲苏杰生是一个非常有钱的商人。

苏曼殊诗选苏曼殊诗选 暴饮暴食惹的祸:近代作家苏曼殊是怎么死的?

苏曼殊(18841918)祖籍广东中山,生母为日本人,以是他是混血儿,又是私生子,自幼即被歧视,并被领回中山老家。以后,他到日本留过学,在上海和苏州营生,因遭冷遇而削发为僧;又处处流离,卖文为生;还筹谋谋害保皇气魄目康有为;也到场过反清文学集体“南社”,与柳亚子友爱甚笃。他多才多艺,会写小说,会日文、梵文、英文和法文。

苏曼殊最出名情诗苏曼殊最出名情诗 苏曼殊 : 一切有情 都无挂碍

似乎有些人的人生,注定要上演比别人精彩百倍的剧情。在一百年前那个风云变幻新旧更替的时代,就有这么一个家伙横空出世:自幼仪容出众,天生惊才绝艳,精通英、法、日、梵诸多文字,还诗、画、小说皆能信手拈来,才情、胆识、相貌俱称一流,据说当时几无能出其右者。其人还数度出家,却全然不守任何清规戒律。这个集情僧、诗僧、画僧、革命僧各种封号于一身的“花和尚”。

苏曼殊诗意图苏曼殊诗意图 苏曼殊身世评析

苏曼殊以僧名风闻那个时代。以他的才情,他的胆识,时人少有能出其左右。但他却袈裟披肩风雨一生。他十六岁出家,多半是以一种无言的行为抗争其多舛的命运。他以半僧半俗的形象参加了革命党,而被世人称之为奇人,或许,奇就奇在他冷寂的面孔下蕴藏了多彩的人生。苏曼殊的生母是一位日本女子,名叫若子,是他父亲苏杰生的第四房妻河合仙氏的妹妹。

推荐阅读
苏曼殊诗意图苏曼殊诗意图 苏曼殊身世评析
苏曼殊最出名情诗苏曼殊最出名情诗 苏曼殊 : 一切有情 都无挂碍
盘锦红海滩马拉松盘锦红海滩马拉松 2018盘锦红海滩国际马拉松:万事俱备 只待鸣枪
丽江古城免费观景台【丽江古城免费观景台】丽江古城旅游景点大全
赖特草原住宅【赖特草原住宅】从草原派到美国风 5座必看的赖特住宅
天坛公园预约【天坛公园预约】天坛公园丰富活动庆新春
夏威夷岛位置【夏威夷岛位置】从夏威夷岛到洞头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