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原住民的铁血抗日史:雾社事件(上)

2019-12-24 - 原住民

(资料来自贴吧大佬以及360百科,个人整理)

1933年,台湾中部南投山区,一个手持鸟枪的猎户正穿行于树林子中,他刚才打中了一只野猪,正循着地下的血迹寻找着。血迹停到一座山崖边,猎户向崖下一看,居然看到了一具尸体!准确的说,是一半的骷髅和一半的木乃伊,和一把当地原住民的刀和一把三八式步枪。

台湾原住民的铁血抗日史:雾社事件(上)
台湾原住民的铁血抗日史:雾社事件(上)

回到村子里对驻扎当地的日本警察一说,日警大吃一惊,立刻带领数十人跟随猎户寻找那具尸体。之所以这么惊讶的原因不是出了人命,而是去年就在这片山里爆发了一场原住民的暴动,首领不知所踪,所以这具尸体一定就是首领的。这场暴动被称为“雾社事件”,就让我们来看一看这场台湾原住民不屈的斗争史吧。

台湾原住民的铁血抗日史:雾社事件(上)
台湾原住民的铁血抗日史:雾社事件(上)

台湾中部的德克达亚山区地形破碎,形成了许多各自独立的生活空间,因此孕育出十几个各自关连却又独立的原住民族群。他们共属于高山族,各族群有时相互通婚,有时互相斗争,彼此纠结缠绕,充满许多族群矛盾和历史仇恨,所以在雾社事件中,各部落没有形成统一意识。

台湾原住民的铁血抗日史:雾社事件(上)
台湾原住民的铁血抗日史:雾社事件(上)

原住民自有一套生活法则-gaya。gaya就字面上的意思,是指「祖先流传下来的话」。但gaya是意涵非常复杂的语汇,可用来指涉社会规范、仪式规则、禁忌、组织或个人内在灵力。部落的运行十分仰赖gaya,是他们非常重要的文化核心。gaya的核心就是出草猎头、纹面。

“出草”有两种意思,一个是捕猎鹿,毕竟鹿是丛林里最鲜美多肉的食材,所以在电影里,年轻的莫那鲁道一直想捕猎一支眼下有白色斑点的鹿。另一个意思是猎取敌对部落的人头,再将人头去皮肉,放在专门的架上保存起来。只有出草猎过人头的男子与善于料理家事的女子才有资格纹面,纹了面才算真正的人,死后才有资格跨过彩虹桥,守护祖灵的肥美猎场。

(各个族群的纹面花纹不同)所谓彩虹桥,是原住民坚信自己有荣耀的死去后会到的一个地方,那里没有争端,没有疾病,没有死亡,每个人都幸福的生活着。

原住民斗性十足,当然也有他们的制敌利器。

明朝之前,高山族人并没有掌握冶铁技术,文明水平与印第安人差不多,依处于石器时代。明末郑成功收复台湾之后,高山族才从汉族这里接触到鸟枪、冶铁等先进技术,并且建立起自己独特的兵器文化。原住民向汉人处购置火枪,学习铁弓技术,打猎和邻里切磋方便多了。不过最具特色的,还是原住民的山刀。

如果细分的话,高山族民一共有十中刀型,刀身刀柄大相径庭,再加上个人喜好以及工匠手艺不同,同一个族群的刀也有不同之处,不过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一面式刀鞘。近看远看,山刀的刀鞘似乎只有一半。主体部分为一整块木板,中间挖一个刚好把刀嵌进去的槽,另一边用铁丝或者皮革捆扎几圈,防止刀掉出来。

这种刀鞘的成因,一是原住民手艺落后,高大上的刀鞘太难,一是台湾山地气候潮湿凉爽,铁器极易生锈,原住民既没有优良的铁器制造工艺,又缺乏防锈措施,如果采用全包裹式的刀鞘,刀闷在其中不仅容易生锈,而且锈蚀之后难以拔刀。相比之下,这种镶嵌式暴露的刀鞘,更适合他们的环境。在气候类型相似的云南地区居住的彝族、藏族也使用一面式刀鞘。

虽然这些刀畸形怪状,但却是原住民的宝贝。山高林密的丛林里,这些刀是开山利器,可以披荆斩棘;在获得猎物之后,这些刀又变成了屠宰刀,可以宰牲割肉;到了争夺猎场的战场,这些刀又称为斩首利器,用来获取敌人的头颅。山刀刃十分锋利,所以原住民不会让外族人碰他们的刀。

相比较其他刃长只有一尺上下的山刀,泰雅族刀的刃长可以达到半米以上,而且刀身弯曲度大,曲线优美,明显更适合作战。泰雅族刀的刀背厚度达到了0.6厘米,是所有山刀中最厚实的。这些设计赋予了泰雅族山刀极强的劈砍和切割能力。

而且,其刀刃和刀柄之间明显存在一个拐点,刀柄向下弯曲。这种设计的作用是方便用刀尖刺,而且可以一定程度上提升劈砍的力度。泰雅族山刀和所有的山刀一样,都没有护手,但是其刀刃宽大,刀柄略细,刀刃底部正好可以起到护手的作用,用来刺击未尝不可。

一些高山族耳口相传的记录显示,泰雅人的刀在高山族内享有很高的名声,被认为是最好的战刀。同时,泰雅人还培养了一群最擅长使刀的猎人。泰雅人到了十二三岁的时候,就要开始佩刀出行,只要出门在外,就一定佩戴着山刀,一直到死。

等再大一点,十五六岁的时候,就要带刀“出草”。既然“出草”的目的是获取头颅,那么刀的作用不言而喻。即使杀人可以用弓箭枪矛,但是这些玩意没法弄下人头啊。而在部落战争中,泰雅人尤其擅长以刀作战,他们时常一刀便可以将人轻松斩首,即使砍中坚硬的颈骨,也能一刀切断。

刀鞘上有长毛作为装饰。这些毛其实是战利品,是敌对部落人首级上取下的头发,刀上的头发越多,说明这个人战功越大。到了抗日的时候,族群里的毛头小子大多没有经历过战争,所以他们的刀上就没有头发装饰。

我们谈到的雾社位于台湾岛中部南投县山区,乌溪南源眉溪上游左岸分水岭上,万大水库北,因附近地区晨昏多雾气笼罩,故以雾名社。现改称仁爱村。海拔1148米,东邻为浊水溪上源谷地原为高山族泰雅人谢塔喀群社地。

1895年中日甲午战争清廷战败,割让台湾岛于日本,日本于此开展了长达半个世纪对台湾的殖民。

1897年,为勘查台湾东西横贯路线,深堀大尉一行十四人,由当地百姓带领进入雾社,最后在天池一带为原住民所杀。日方随后调动禁卫师主力,对雾社地区实行封锁,禁止食盐、铁器与生计用品的输入。1901年,台湾总督府沿用清代隘线制,在埔里蜈蚣仑开始设立隘勇线,并随即向雾社推进。1902年4月29日,由中村中尉率领的埔里守备队推进到人止关时,与原住民发生激战。由于原住民对地形较为熟悉,日军久攻不克被迫撤退。

人止关之役让日本高层意识到对付原住民是件棘手的事儿,因此日本人采取以蕃制蕃的策略,说动与赛德克人有冲突的部落参战,终于爆发了姊妹原事件。1903年10月,赛夏族干卓万社人借口与德克达亚群人交易生计用品,将之诱骗至两族交界地姊妹原,并把他们灌醉,趁其酣睡时,将他们一一取下首级。

约有百余德克达亚壮丁在此丧生,仅有部分人逃脱,此即所谓的姊妹原事件,德克达亚群因此元气大伤,势力衰退。日本人的这一举动使得大量德克达亚群儿童失去了父母或亲人,在他们幼小的心中埋下了仇恨日本人的种子。30年后,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成为了雾社事件中反抗日本人的主力。

1905-1907年,乘德克达亚群势力衰退之时,日本人不断进逼雾社山区,并胁迫各社原住民与之举行和解式,规定原住民绝不能进入隘勇线内、不得在隘勇线附近出草、到交易所交易物品时,不得携带武器等规定。隘勇线不断推进的同时,日方 也在雾社地区各部落设立警察驻在所,以增强山区警备力量,巩固对当地的控制。

1910年,台湾总督佐久间左马太下令各个部落交出猎枪与出草时所取得的人头,同时调动正规军进入雾社山区。虽然各部落十分不满,但也只好服从日本人的指令。

在军事上取得成功后,佐久间左马太开始侧重对山地的开发与教育。此政策取得了日本国内大力支持,颇有成效,在山区许多地方建有媲美日本本土城镇的公共建设与机能的市街。一些为原住民设立的学校也开始在各个地区出现。雾社地区诸部落的原住民大多能说基本日语,与日本警察、教师沟通,而派驻蕃地的日本警察也被要求能说基本原住民语言。

在建设教化的同时,日人对原住民原有的生活也多加限制。猎头、纹面、等传统习俗都遭到禁止,同时日本政府为了减少原住民的反抗心,居然推动日警与原住民头目之女结婚的政策。但很多联姻都走向悲剧,其中主要是原住民妇女被抛弃,而日本政府也放任始乱终弃的警察,这也进一步引起两性观保守的原住民严重不满。

虽然此时原住民与日本人之间的矛盾渐渐堆积,但大体上还算和谐。然而几年后的一项人事调令,给雾社事件又增添了一大捧干柴,只待星星之火点燃了。1928年,佐冢爱祐接任雾社分室主任。最初日本高层决定让对于台湾原住民事务比较熟悉的小岛源治接手,但由于佐冢爱祐承诺上任后会大力开发务社自然资源,方便日本国内企业,因此得到了一些财团的支持,最终上任。

佐冢爱祐平日对于原住民抱歧视态度,也不尊重原住民文化。此时又适逢日本殖民政府裁撤驻卫军警人数,大量经验不足的新任警察的进驻。这些警察大多不会说赛德克语,而且不尊重原住民生活习俗。

佐冢上任时,日本首相田中义一已经提出了对外扩张、称霸亚洲的战略目标。对此,日本开始大力扩军备战,在殖民地榨取资源。佐冢爱祐一上任,就增加了当地劳役日数,开发资源。据日本官方资料的记载,雾社事件前(1928-1930)此区进行的工程即达十件之多,内含埔里武德殿的兴筑、驻在所的兴筑、改建与修缮、产业指导所的兴筑、铁线桥的架设、埔里原住民宿泊所的兴筑、雾社小学校寄宿舍的兴筑等项目。

这些劳役不仅负担沉重,又时常耽误到狩猎、耕种等活动的进行,引发族民的不满。

山胞出卖劳动力所得的工资仅为日本工人的1/6,还要负担数不清的“义务劳役”和名目繁多的税赋、如土地税、人口税、家畜税、农具税,渔网税、乃至水井税等等。

此时,雾社的形势已经是十分紧张,佐冢爱祐又做了一件火上浇油的事。他为了减少进口木材的运送费用,强迫德克达亚人进入马赫坡社附近的森林砍伐巨木,赛德克族视森林为圣地,视巨木为守护神,砍伐巨树使他们感到惊恐万分,恐由此遭到神的惩罚,自然十分不满。

山高路险,警察为使树木完好,不允许将树木拖地而走,竟迫使当地民众肩扛手抬,即使有族人跌落山谷死亡或者受伤,日本人也不会给家属发补助费。即使努力工作,所发薪资也很微薄,警察还要从中克扣工钱。所以当他们举起斧头的时候,内心深处的愤恨达到了极点。

泰雅族群分两个分支:泰雅-赛德克

赛德克克族分为三群:德克达亚、道泽、和太鲁阁(最后者2004年正名为太鲁阁族,其实太鲁阁和赛德克根本就是一家的,但因为存在自治利益等政治原因,太鲁阁人坚持有自己独特的传统,要和赛德克分开)

血盟部落就是有亲属关系或者有盟约关系的,现在台湾一般对这泰雅、赛德克、太鲁阁三个族群的说法是“泛泰雅”。

马赫坡社是雾社群最强大的一个原住民社,领导者叫莫那鲁道,他高大魁梧,据说身高近一米九,痛恨日本人。年轻时参加过反日的斗争,分别于1920年和1925年密谋反抗,但终以消息走漏而流产。日本人也将他视为危险人物,出于安抚与威吓的双重目的,殖民当局曾要求莫那·鲁道率众参与对其他部落暴动的讨伐行动以示忠顺(萨拉茅事件),但这反而令莫那·鲁道对日本人更加反感。

10月7日,马赫坡社有一对青年举行婚礼,新郎是莫那鲁道长子达多莫那。此时一个叫吉村克己的日本巡警经过该社,达多举酒相邀共饮,这是尊重客人的一种礼节。可吉村也属于没素质的那种,见到达多杀完牲后满身血迹,再想到他们的酒都是加以口水酿造的。

吉村不但粗鲁的拒绝,还用手杖殴打达多。达多受此侮辱怒不可遏,把吉村掀翻在地痛打。过程中,达多的弟弟 巴索‧莫那也加入殴打巡查的行列之中。莫那·鲁道曾去过日本“观光”。他在日本见到的警察并不像在台湾的日本警察那样凶恶,由此对日本警察的压迫更为不满。此时他见吉村如此,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和家人一起动手将吉村痛打了一顿。吉村被打成重伤,狼狈而回。

第二天,日本警察以“侮辱官宪”的罪名将达多拘押拷打。莫那怕日警乘此制造事端,牵连其他人,就携带礼品亲自向吉村赔礼道歉。但吉村不依不饶,声称已将此事上报给能高郡警察科长,严办他们。日本警察平时对原住民经常无故拷打拘押,吉村的一番话更使莫那一家感到走投无路,大祸即将临头。

相关阅读
台湾原住民电影【台湾原住民电影】台湾原住民的历史

在看这部电影之前,我对台湾原住民的历史真是知之甚少。本片以“雾柳事件”为原型进行了艺术创造,是台湾不可多得的“大制作”。影片一开始是对日占之前台湾原住民生存状态的描述,基本上就是打猎以及和汉人进行物质交换。

台湾原住民是什么民族【台湾原住民是什么民族】加拿大对原住民实行“种族灭绝” ?Genocide指什么

加拿大本周发表了一份1200页的调查报告,内容针对原住民女性及女童遭杀害、失踪进行调查,1200页文件直指深植的殖民主义、国家无能,造成1980年以来至少1200名原住民女性遭谋杀或失踪,被形容为加拿大的种族灭绝(Canadian Genocide)。

台湾原住民文化台湾原住民文化部落

台东县位处热带气候区且面山近海,自然资源相当丰富不但境内保有多处自然文化保留区,各式特产无论是海里的柴鱼或是平原上的释迦,甚至是山上的茶叶、凤梨、金针、洛神花等,无不名闻全台。另因为开发较晚,所以台东保留有丰富的台湾原住民文化。

台湾原住民长相【台湾原住民长相】生存在传统与现代之间 台湾原住民受歧视

生存在传统与现代之间 台湾原住民受歧视25日 1619 东方军事最小的原住民部落只有300多人台湾原住民包括阿美人、泰雅人、排湾人、布农人等11族,目前共有43万人左右。其中阿美族人数最多,达15万人左右邵人最少。

原住民漫画在哪里看【原住民漫画在哪里看】台湾原住民哪来的?

一万多年以前冰河期,海平面下降,台湾海峡形成陆桥,两岸连在一起,一部分大陆先民迁至台湾,成为台湾最早的人类长滨人。非要说台湾的主人的话,长滨人才是首先到达台湾的,不过他们已经灭绝了,与现代智人没有血缘关系。

推荐阅读
原住民对新猫老哈气【原住民对新猫老哈气】孙佳山:如何与互联网“原住民”和谐相处
原住民逗比漫画【原住民逗比漫画】“互联网原住民”长大了啥样?
听听那冷雨好词好句听听那冷雨好词好句 听听那冷雨 还在滴答
戴高乐将军戴高乐将军
马来西亚人种马来西亚人种 马来西亚种族“玻璃天花板”逼走百万华人
天斩煞高楼低楼天斩煞高楼低楼 天斩煞与楼层高低
普吉岛和甲米岛的区别普吉岛和甲米岛的区别 普吉岛和甲米岛有什么区别?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