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建章简介 梁建章:中国不应犯特朗普式错误

2019-08-13 - 梁建章

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近期似乎已经升级到了科技战。特朗普通过行政命令,对华为等中国高科(600730)技企业实行封锁和禁运。作为回击,中国政府也准备采取反制措施。

特朗普的做法目前引起了广泛争议,争议不仅集中在道德和法律领域,还有人会问,这些举动真能提升美国的科技竞争力吗?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为什么特朗普对华为的禁运政策一出,美国科技股的股价反而普遍下跌呢?相比之下,中国政府仍冷静和克制的回应“要对所有在华经营的企业创造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却得到外界广泛好评。

梁建章简介 梁建章:中国不应犯特朗普式错误
梁建章简介 梁建章:中国不应犯特朗普式错误

要找寻问题的答案,首先需要分析一下科技竞争的实质。科技战的实质,其实是各国在创新领域的竞争。至于创新竞争的关键要素,则包括以下几项:1. 广阔的市场;2. 研发人才的数量;3. 研发人员和全球其他科创人员的交流。(详见我和黄文政所著的《人口创新力》)

梁建章简介 梁建章:中国不应犯特朗普式错误
梁建章简介 梁建章:中国不应犯特朗普式错误

作为第一个要素,广阔市场对于创新竞争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正因为如此,中国和美国都会不遗余力地拉拢其他国家,进而帮助自己的科技企业去拓展全球市场。而在后两个要素中,美国和中国各有优势。

梁建章简介 梁建章:中国不应犯特朗普式错误
梁建章简介 梁建章:中国不应犯特朗普式错误

中国具有研发人数方面的优势,毕竟中国总人口是美国的四倍,人口越多天才就越多,所以中国目前在研发总人数上已经超过美国,而且还在快速增长。美国的优势则是开放,美国能够建立起庞大的科技帝国,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吸引了全球顶尖的科技人才。

美国本身就是移民国家,每年吸收将近一百万的移民。在美国的高校和企业里,顶尖科研人员有一半来自于包括中国的其他国家。简而言之,中国的优势是人口,美国的优势是开放,所以,中美科技之争也就是人口和开放的对决。

中国不应犯特朗普式错误

认清了科技战的实质,就知道为什么说特朗普的反制政策犯下了方向性错误。当美国滥用国家安全名义粗暴干预企业的经营时,实际上降低了美国的开放性方面的传统优势。

例如美国供应商被政府下令给华为断货,短期有可能是打压了华为,但由此形成的连锁反应是,以后谁还敢用美国公司生产的芯片?在特朗普开创这个先例之后,不光是中国公司,所有公司,也都会自然地更倾向于用中立国家的产品,以避免由于政治因素遭遇的意外打击。

受此影响,目前位于美国高科技中心的相关产业,未来可能会转移到其他更加开放和透明的国。很多运用部分美国零部件和设备的第三国企业,例如台积电,也会把尽量减少美国的技术含量,以保证对华为供货。

所以特朗普的这个封锁政策,短期可能对华为造成一定的困难,长期却是给美国企业围了了一堵墙,削弱了美国的开放性的优势,增加了在美做科研的不确定性。看似在打压中国,却将长期损害到美国的科技业。这是为什么美国最近高科技股大幅度下跌的原因。

同样的逻辑,如果中国政府强制中国企业不和某一类企业合作,虽然是短期打击了对方,但是长期也是给自己围了一堵墙,增加企业的成本和不确定性,削弱开放性。

中国最有效的反制措施是开放

至于中国最有效的反制措施,就是减少企业经营的壁垒,提升开放性。从科技创新的角度来看,开放措施应当聚焦于以下几方面:

一、 企业营商环境的规范化和透明化

无论来自于哪一个国家,也无论从事哪一块业务,任何企业都希望获得稳定和可预测的营商环境。特朗普这次下达禁运的行政命令,随意和粗暴地完全绕过司法体系,增加了在美国经营高科技公司的不确定性。

由此给中国带来的启示是,必须减少政府对企业经营的随意干预。比如,部分行业准入政策需要更加透明化,部分行业政策要更加具有稳定性和可预测性。

现在特朗普政策对美国企业的伤害正在逐步显现出来,很多美国企业表面上不得不遵守美国政府的禁令,实际上都在想各种办法保持去对华市场的供应。尽管如此,特朗普之举已经给美国的企业的信誉造成了长期的损害,让美国企业界苦不堪言。

中国政府其实不用给企业贴标签,如果某个企业出于政治的目的,成为不可靠的供应商,其他企业自然就会放弃和他们合作。相信消费者和其他企业的眼睛都会是雪亮的。

所以,与其政府出面贴标签,不如通过民间的智库来做一个全球企业开放性的调研,然后出一些非强制性的指导意见。如果官方出过于严厉的强制性政策,可能引起没有必要的争议,甚至反而束缚中国企业,增加中国营商环境的不确定性。

二、 学术交流的扩大开放

现在中国的开放性方面还远远落后于美国,例如最近任正非指出,很多小公司的研发人员上网搜索全球学术论文都会受到限制。很多国外的网络培训课程也被屏蔽了,最近我向一个朋友推荐了一个美国的人工智能的在线课程,但在国内却无法访问。

中国需要加大开放的力度,消除和国外交流的种种不便利。最近听说一则消息,美国的IEEE协会受到美国政府压力,将限制中国学者的参与。在这种环境下,中国必须加大开放的力度,千万不要以封闭对封闭。

学术交流开放的重要途径是高校国际化,在美国的高校里,有将近一半的教授和博士研究生是外国人,等于把美国的精英人才规模扩大了一倍。目前中国高校虽然也招收了不少外国学生,可惜这些留学生大部分并非来自创新强国。中国的高校现在普遍财力充沛,在资金投入方面已经可以和美国最好的高校比肩,但在国际化方面还有大幅度提高的空间。

三、 移民和入境旅游的便利化

教育国际化的重要瓶颈,是外国人在中国生活还有诸多不便,如签证、上网、移动支付和英语标识等等。这不仅造成外国人不愿意到中国创业和就业,影响到高校的国际化,同时也打压了旅游业。目前,每年只有大约3000万外国人来中国旅游和参加商务交流,数量还不如日本的入境人数。据我们测算,入境游的低迷大约会造成500-1000亿美元的外汇收入损失。

不过与这种遗憾相比,我们也听到了一个好消息,那就是对于大多数外国人来说,在来到中国之后普遍对中国的好感大增,所以如果能在签证、上网、移动支付和英语标识等方面有所改善,非但可以大幅度增加外汇收入,更可以提升中国的国际形象,增进高校和企业的对外交流,进而提升整个国家的创新能力。

总而言之,科技战的实质是人口和开放的对决。美国希望靠封锁来赢得科技战是一个昏招,因为封锁了别人就等于封闭了自己,也就丧失了自己原本的最大优势。

面对美国的昏招,中国应该抓住机会,迅速提升中国经济的开放度,尤其是减少各种国际交流的壁垒,并且提高营商环境的透明度。只要中国经济(尤其是人员和信息交流)的开放度接近美国,中国在人口和人才方面的优势就可以碾压美国。

当然人口方面的优势不是永远的,特朗普在人口方面的政策十分靠谱,美国正在加大吸引移民人才的力度,中国则需大力鼓励生育来提高现在的超低生育率。 中国的超低生育率如果不解决,一代人之后中国的人口优势就会大打折扣。

所以,今后二十年会成为决定科技战胜负的关键,而关键中的关键则是开放。最后,如果中美认清了创新竞争的实质,发力开放,不管谁赢,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想就会更近一些。

相关阅读
梁建章简历 梁建章简历 梁建章:台湾人口负增长带来的警示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作家 梁建章 黄文政尽管台湾的经济成就有诸多因素,但人口尤其是年轻人口的快速增长是重要的基础性因素。但近十年来,跌入超低生育率的台湾,经济萎靡不振,从2012至2017年均经济增长率只有2。

携程梁建章 携程梁建章 携程创始人梁建章

他用传统的预订业务,搭配IT的技术,创造出了别人都没有做的模式。他依靠“鼠标 水泥”打造出了一个成功的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就在企业成功上市之后,这位年轻又喜欢研究问题的企业领袖,辞去了CEO职位,选择赴美进修学业。

携程老板梁建章 携程老板梁建章 梁建章当客服 偶遇“携程老板的亲戚”

新京报讯(记者 王真真)6月14日,携程第二届客服节现场,携程联合创始人、执行董事局主席梁建章体验了一份“兼职”工作戴着耳机,当一天客服。在梁建章旁听客人来电的过程中,发生了戏剧性的一幕来电客人情急之下自称是“携程老板的亲戚”。

携程董事长梁建章 携程董事长梁建章 董事长专栏 | 梁建章:携程的目标要发展“入境游”

携程集团董事局主席梁建章做客人民网访谈间。张启川摄“加强人才流动性,成立一个面向全球的科创中心,吸引更多人才来中国。”“如何用国际化的方式、视野来展现中国文化,将文化与旅游更紧密地结合起来,这是我们要研究的课题。

携程老总梁建章 携程老总梁建章 携程创始人梁建章设立奖学金支持“小天才”

周健报道 4月25日,在深圳举办的“中美新工科教育研讨会”上,携程联合创始人、执行董事局主席梁建章谈及大学教育、创新和社会,他宣布,由他发起的“佐治亚理工小天才奖学金(Young Genius Scholarship Fund)”将于2020年启动。

推荐阅读
梁建章夫人 梁建章夫人 携程的老板梁建章 真的懂人口吗?
梁建章几个孩子 梁建章几个孩子 梁建章:生孩子首先是家事
龙潭大峡谷什么时候去 龙潭大峡谷什么时候去 答北京商报:龙潭大峡谷破产的教训
古代牧羊犬 古代牧羊犬多少钱一只
近代中医名家 近代中医名家 沪上中医名家聚焦“古老针灸在当代的生命力”
鼎湖山门票团购 鼎湖山门票团购 读《鼎湖山听泉》有感作文
广州塔游记 广州塔游记